球探篮球比分播网
  • 一根紗的韌勁 ——武漢裕大華百年堅守的故事

    2019-12-25

    報道原文如下:

    一根細細的棉紗,也有屬于它自己的歷史。

    武漢陽邏,全國首條10萬錠全流程智能紡紗生產線。

    抓棉、開松、除雜、梳理、混棉、牽伸、加捻、輸送、卷繞……寬敞的車間里,整齊排列的自動化機器不知疲倦地運轉著。

    2019年6月26日,武漢裕大華紡織服裝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裕大華”)以這條現代化智能生產線的專家鑒定會,為自己獻上了一份特別的生日禮物——

    9月19日,它100歲。

    這是一家“老”企業。1919年,在“實業救國”的浪潮中,它誕生在武昌濱江一處荒灘,成為中國最早的大型機器紡紗廠之一。

    從民國初期到抗日戰爭,從新中國成立到改革開放,它飽經滄桑,見證著中國從弱到強的歷史轉折。

    這是一家“新”企業。它擁有全流程智能紡紗生產線、全流程智能服裝生產線,成為全國紡織業智能制造的新標桿。

    裕大華,這家身處傳統行業的企業,何以經歷百年風雨而根脈不斷?

    11月下旬以來,湖北日報全媒記者深入這家武漢歷史最久也是唯一現存的國有紡織企業,追尋、探究。


    織夢,不放棄

    位于青山區的裕大華總部院落中的石頭上,雕刻著兩個醒目的大字“逐夢”。

    在裕大華位于陽邏的智能工廠,廠區里的石頭上同樣鐫刻著“逐夢”二字。

    這是一個什么樣的“夢”呢?

    “堅守實業,做中國最好的紡織企業!”裕大華黨委書記、董事長萬由順說。

    夢,起源于上世紀初。

    那時的中國,積貧積弱。在“實業救國”的大潮中,一批近代工業相繼興起。

    1919年,時任武昌總商會會長的徐榮廷與蘇汰馀等民族實業家選址武昌下新河,集資建起武昌裕華紗廠,成為武漢近代紡織工業的重要起源。

    其后,裕華紗廠開枝散葉,分別辦起石家莊大興紗廠、西安大華紗廠(“裕大華”公司名,即來源于三廠的聯合之意)。

    盡管遭遇英資美資日資紡織企業沖擊,裕華堅守“紡好紗”的理念,以質取勝,一時頗為興旺。

    亂世風雨情,千秋家國夢。

    翻開裕大華廠史,一段段險境求生的歷程歷歷在目——

    1938年,日軍鐵蹄逼近武漢。此前,上海、江蘇一帶紗廠或毀于戰火,或服務日軍。

    此時的裕華正處于產銷兩旺的“黃金時期”,何去何從?

    民族危亡關頭,裕華選擇民族大義。當時的董事長蘇汰馀果斷決定:西遷!

    宜昌港口。裕華物資遭遇日機空襲,500件棉紗起火,燃燒三日方熄,幸好設備和其他物資安全抵渝。

    堅守夢想,不言放棄。克服千難萬險,重慶裕華、廣元大華、成都裕華3個紗廠相繼投產,為抗戰提供了寶貴的軍需品和民品。

    直到1948年,武昌裕華紗廠才回遷武漢。

    改革開放后,因為城市發展,裕大華兩次搬遷。

    執著于紡織夢的裕大華心無旁騖,將每一次搬遷變成了升級設備、逐夢圓夢之機。

    1998年夏天,一場百年一遇的大洪水,將長江邊的裕大華推到生死邊緣。

    廠區內原料倉庫、成品倉庫、生產車間全部進水。此時,為打通防汛通道,武漢市發布政府令:拆除通道內的所有建筑物。

    裕大華的倉庫、動力車間均在拆除之列。這意味著,裕大華或將休克、停產!

    生死關頭,不放棄!不拋棄!

    裕大華人一邊生產,一邊調整廠區布局,建起臨時倉庫、動力車間。

    “當時正要給客戶交訂單,唯有奮起自救。”裕大華人力資源部經理郭慧芬當時是紡紗車間擋車工,她和工友守護著隆隆運轉的紡機;車間門口,工人們沒日沒夜地往外排水。

    江邊,潮濕的泵站內。值守的汪木生合上電閘,瞬間火花濺出,他右手掌至肘部嚴重灼傷。他一聲不吭,堅持到第二天才去醫院。他說,他熟悉泵站,臨時換別人更危險。

    就這樣,裕大華挺住了!

    國企三年脫困時期,裕大華要壓減1/5紡織產能,分流千余工人。看著紗錠被鐵錘“咚咚”砸爛,工人們哭了。

    挺過調整的劇痛,裕大華得以續存。

    那段時間,服裝市場及紡織行業巨變,不少國有紡織企業陷入困境。

    渴望延續紡織夢的裕大華人不甘被市場淘汰,1993年將武漢市國營第四棉紡織廠(裕華紗廠1966年更為此名)實施股份制改造并更名為“裕大華”,激發內生活力,成為彼時武漢市國有紡織企業少有的盈利戶。2015年,陷入困境的武漢一棉、江南集團、冰川集團與裕大華整合。

    歷史的榮耀銘刻在裕大華人心中。1957年9月6日,一代偉人毛澤東視察裕華;新中國70年,這里產生了近60名全國、省及武漢市勞動模范。


    追夢,無旁騖

    韌,每一根紗的特質。

    韌如絲,無偏移。

    跟蹤研究裕大華多年的三峽大學教授羅萍發現,裕大華的“長壽”,與其“保守”甚至“死腦筋”有關——

    頭頭不愿做官;

    工人不愿跳槽;

    經營不趕浪頭“賺快錢”,一心守著紡織老本行。

    徐榮廷,武昌裕華公司首任董事長,與武昌首義后擔任鄂軍都督的黎元洪系“金蘭之交”。黎元洪邀其同入仕途,立志“實業報國”的徐榮廷當即婉拒。

    創立裕華之初,徐榮廷就約定:不投機,不進交易所,不借債。

    在羅萍看來,創立裕華的三位元老,都有強烈的建立企業“永久”基業的愿望。在他們身上,看不到近代上海工商業資本家攀比排場、斗富爭雄之習,也不見近代漢口社會“日趨侈靡任奢華”之風,他們勤儉克己、潔身自好、專注事業、注重商譽、穩健前行。

    專注夢想的精神延續至今。裕大華總經理衛江感慨地說,裕大華心無旁騖,想得最多就是如何更新觀念,用最新的技術,紡質量最好的紗。

    從下新河到蔡甸,從蔡甸到陽邏,裕大華工廠每次搬遷,巨額補償、原有廠址開發房地產的誘惑,都沒有撼動他們的紡織夢。

    2010年,裕大華工廠從下新河遷至蔡甸,獲得7億元補償,搬遷、更新設備后剩余1億元。

    當時的紡織業形勢有所好轉,一些企業借錢盲目擴張,還有的搞起房地產。本著樸素的“家中有糧,心中不慌”古訓,裕大華不為所動。

    “只做自己懂行的,別的事不碰。”在萬由順的記憶中,裕大華弘揚工匠精神,埋頭調整產品結構、提升產品質量,在國內率先開發出AB紗、人棉布、大提花等系列新產品,一步一個腳印往前走。

    沒想到,“膽子小”救了裕大華。武漢6個國有棉紡織廠,有的盲目擴張,有的把主業丟了,有的產銷不對路,結果紛紛倒下,裕大華得以幸存。

    57歲的萬由順已在裕大華工作39年。盡管“三班倒”,收入也不高,但裕大華的中高層干部和許多骨干技術工人,都像他一樣從一而終,一輩子守著紡織。

    58歲的計萬平,裕大華工程師,曾獲中國棉紡織行業協會“傳承大工匠”稱號、“武漢五一勞動獎章”。為打造全流程智能紡紗生產線,他和同事們半年來以廠為家,“早上7點進車間,晚上10點多下班。”

    10多年前江浙一帶多家民營紡織廠高薪挖他,他不為所動,“人活一輩子,不能只向‘錢’看。”

    在陽邏的紡紗車間,曾獲“武漢五一勞動獎章”的吳娟娟戴著白帽子和白口罩,像醫生一樣巡視著自動紡紗機。

    近年來紡織行業不景氣,有人勸吳娟娟去別的行業掙高工資。“紡織很苦,好不容易學成了,舍不得走。廠在,我就在。”36歲的吳娟娟說。

    織梭不停歇,心與日月速。多少坎坷荊棘,都在織機與巧手間化作春風細雨。


    守夢,靠創新

    紡織,中國最古老的行業。

    身為紡織行業的百年企業,裕大華是否也曾有“老眼昏花”“步履蹣跚”之態?

    走進裕大華位于陽邏的智能工廠,人們感覺到的是一家緊跟時代潮流的年輕時尚企業。

    行走車間10余分鐘,只見零星的工人在巡視設備,記者印象中“千人紗、萬人布”的傳統景象被完全顛覆。

    裕大華工程師桂長明說,智能化改造后,1萬錠紗生產線用工量從過去的50至60人減少到15人。

    這里有傳感器、射頻識別、AGV搬運機器人等構建的智能物流系統,配上在線質量管控、報警技術等,“黑燈”紡織廠即將成為現實。

    如此“潮”的現代化工廠從何而來?

    1924年的《武昌裕華紡織公司調查報告》記載:漢市國產紗,以裕華之萬年青為特品;裕華棉布賣價常高出他廠出品數兩以上;因受社會之歡迎,常有供不應求之勢。

    面對紡織業的巨變,如何以質量和品牌優勢贏得競爭,一直是萬由順和管理層苦苦思索、求解的難題。

    “創造一個品牌可能要十年,毀掉可能只需分分鐘。”要紡出中國最好的棉紗,必須跟上時代步伐。在裕大華管理團隊看來,一流設備是“硬實力”、是基礎。

    3.6億元,打造國內領先、國際一流的智能紡紗新流程!這是裕大華歷史上最大一筆一次性設備投資,裕大華沒有猶豫,并得到出資人的大力支持。

    不止如此,裕大華眼下還在將智能設備覆蓋到織造、印染、服裝等紡織產業鏈。12月初,毗鄰智能紡紗車間的廠房里,全流程智能服裝生產線煥新上線。

    “拍一張照片,網上下單,就能為客戶量體裁衣、定制化生產。”裕大華服飾有限公司總經理鄒永捷透露,新開發的智能剪裁和智能穿戴系統,讓用戶自己在線當設計師,再也不怕撞衫了。

    只有夕陽企業,沒有夕陽產業。萬由順說,裕大華必須創新求變,避免思想僵化、失去活力。

    守夢,不是守成,而是一個隨時準備進擊的姿態。

    回望裕大華百年歷程,裕大華一路追“新”——

    1919年,創設之時,采取合伙制。

    1994年,實施股份制改造,引入社會資本。

    2001年,創立武漢博奇裝飾布有限公司,自然人持股30%。

    2018年,以混合所有制重組團風縣民營企業華立染織公司,引進管理團隊。

    清晰的軌跡勾勒出這樣的意圖:以所有制上的探索,“保鮮”運行機制,讓企業時時抑制“老年病”、保持“年輕態”。

    而在產品的創新上,裕大華更是多步領先——

    上世紀80年代,國人著裝開始告別灰黑時代,走向五彩斑斕。

    適應人們對美和舒適的追求,人棉布在裕大華橫空出世。

    它成分是棉,但因將棉纖維溶解后噴成細絲織成布,更平整、更柔軟、更鮮艷,一時風行大江南北。

    裕大華,在全國最早開發人棉布,名噪全國,收獲“人棉布大王”的稱號。

    繡花,中國傳統技藝,廣泛應用于服裝、窗簾、床上用品等。但傳統工藝是在布上手繡或機繡,成本較高。

    此時,國際上剛出現的大提花機,在織布的同時繡繪各種圖案。

    2012年,剛剛搬遷的裕大華訂購了40臺進口大提花機,一臺需要100多萬元,可謂一擲千金。一時間,從這里走出的“維斯可”牌提花面料供不應求。

    1995年9月,第一輛轎車緩緩開下神龍汽車公司的生產線。

    裕大華從中嗅出了汽車時代的商機。原本不是配套廠商的裕大華組建博奇裝飾布有限公司,研發汽車裝飾布和汽車座椅,以過硬品質共享了中國汽車工業發展的“黃金時期”。

    從“AB”紗到人棉布,從汽車裝飾布到高檔提花面料,從產業用面料到家紡面料,不斷涌現出來的品牌新品,鋪出裕大華的穩健前行之路。

    眼下的裕大華,逐步形成了原料貿易-紡紗-織造-印染-服裝、從纖維到時尚的完整產業鏈布局,開始奔向國內一流紡織服務商的新目標。

    裕大華的故事,引起了社會關注。中國棉紡織行業協會授予其“優秀文化品牌傳承獎”,武漢市將其列為首批“武漢老字號企業”。

    世界在變,創新不變。浸潤在骨子里的堅韌不拔,必將成就篳路藍縷的開拓創新。


    圓夢,問初心

    織,讓纖細柔長的絲線相互交錯、緊密相連,讓柔軟與堅韌合而為一,最終成為云霞霓裳。

    從實業救國,到實業興國、實業強國,百年來裕大華一直奮力成為歷史浪潮中一朵耀眼的浪花。

    圓夢,是不斷追求理想,實現自身價值。

    它是一個過程,不是一個終點。

    近幾年,紡織行業依舊處于爬坡階段。相形之下,裕大華的日子過得還算不錯。2018年,銷售收入25億元,利潤4000萬元。今年,業績將繼續保持10%左右的增長。

    回望一路拼搏,萬由順也為失去一些機會而反思,比如原本領先的提花面料,因市場拓展不力,產品研發滯后,而逐漸失去優勢。

    眼下,萬由順念叨最多的是“不甘心”和“不放棄”。

    70%濕度、35℃左右溫度車間里,員工們三班倒、每周工作六天。盡管公司每年加薪10%,他們的收入卻達不到社會平均水平。

    他說,裕大華要活下來,還要辦得更好,讓員工共享成果、更有尊嚴。

    又一個100年已經開始。

    這些年,裕大華一直在做一件事:擦亮“傳承、勤勉、創新、共進”“經緯編織,跨越百年;創造價值,分享成果”的企業文化,使之成為裕大華前行的內生力量。

    不忘初心,傳承文化,借鑒民營企業靈活機制,立足主業創新轉型,走高端品牌之路,裕大華堅毅前行——

    在產業鏈上下游,對接高端客戶,倒逼自我成長。

    東南沿海,一家赫赫有名的服裝企業。裕大華送來的原料樣品雖然價格較低,但對方檢驗后沒有音信。

    不言棄的裕大華人到該公司的其他供應商跟班學習,終于成功進入對方采購目錄。

    送一次樣,不合格,改進,再送。如此反復,產品最終達到臺灣一家國際性企業的標準,裕大華產品闖開一片新天地。

    “我們不能躺在過去的榮譽中睡覺,哪怕是午睡也可能被人超越。”

    面對熟悉的過去、變化的現在,萬由順和他的班子很清醒:傳承企業文化,堅持紡織初心,不動搖,不跑偏,敢創新,才能賡續前行。

    織為云外秋雁行,染作江南春水色。

    堅守初心的裕大華人,正以堅守的傳承和向上的力量,去驅動歲月的金梭銀梭,編織又一個更精彩的百年傳奇。


    球探篮球比分播网
  • 宁夏十 选五走势图 850通比牛牛如何稳赢 微信骰子控制最新插件 大连娱网棋牌安卓官网 安徽快三 重庆肘时彩开奖历史 快乐十分龙虎是什么意思 微乐辽宁麻将有什么技巧 442足球即时比分 天津快乐十分网站 极速快乐十分计划技巧官网 捷报网球比分 舟山星空棋牌下载安装 1378捕鱼辅助工具 大圣捕鱼免费版下载 安徽十一选五